婚闹致新郎伤残 盘点这些骇人听闻的恶俗婚闹 - 中国网

作者:admin  来源:未知 日期:2018-09-14 浏览:

途中,为增添喜庆气氛,周某3名好友,决定“整整新郎官”。于是,在前往迎接新娘的途中,当婚车行至播南大道袁家坡路段时,刘某找来封口胶带,周某则一把将夏某抱住,朱某则把夏某的手脚绑了起来。但谁也没有想到, 手脚被缚失去平衡的夏某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,未入洞房却先入了病房。经过前后1月左右治疗,夏某得以出院,但因面部骨折落下残疾,评定为十级伤残。事后,因夏某的3位好友,谁也不肯主动承担责任,导致朋友关系破裂。今年1月31日,经索赔未果后,夏某将3位好友告上法庭,提起共计12万余元的赔偿。受理该案后,播州区法院第一法庭法官,组织双方调解,最终双方一致认定,赔偿总金额为107200元。其中,原告方夏某承担15%的责任,被告刘某承担15%的责任,被告朱某和周某,各自承担35%的责任。结婚当天恶搞新郎,这一习俗在遵义由来已久。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搞得越恶,今后夫妻感情越好。2009年,遵义市湄潭县一男子曾某,在结婚当天遭朋友恶搞,并被大火烧伤,险些丢命。这一事件发生后,恶搞新郎的习俗,一度明显收敛。11月18日开始,一段“暴力接亲”的视频在网上疯传,视频中,新郎的接亲兄弟抡起大铁锤,将大门砸开,伴娘及摄影师脸部被划伤。随后深圳宝安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称,此时发生在深圳松岗,但接亲的人是沙井人,被划伤者已无大碍。“闹婚”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这个词都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。与恶性“闹婚”相伴的,经常是丑剧、闹剧、乃至悲剧。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这个词,我们能看到数不清的相关新闻,每条新闻的当事人,都在用自己的不幸遭遇,控诉着种种“闹婚”的陋俗。今天,恶性“闹婚”又一次搅动了舆论场。在广东开平,一群伴郎在“闹婚”时,竟然将干粉灭火器对准了伴娘的脸,肆无忌惮地乱喷了一通。在视频中,可以明显看出闹婚者的野蛮无礼,以及被闹伴娘的愤怒与不满。视频曝光后,立即在网上激起了公愤。人们的愤怒,不止在于这种“闹婚”方式的野蛮、暴力和对被闹对象的不尊重,更在于这次“闹婚”的手段很恶劣——要知道,过量吸入干粉灭火器中的粉末,会给人的肺部带来不可逆的损害,甚至有导致死亡的风险。每次有恶性“闹婚”事件发生,舆论场上都会喧闹一番,然而,这种喧闹往往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不论当时的公愤多么强烈,不久之后,类似事件总会再次发生。对社会来说,与“闹婚”相关的社会新闻或许只是一项茶余饭后的谈资,但对恶性“闹婚”的受害者来说,事情却绝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过去。在不少恶性“闹婚”事件里,闹婚者的行为,已经远远超出了“陈规陋俗”的范畴,有违法犯罪之嫌。今年6月,伴郎胡某和陈某在西安市参与婚庆活动途中,在一台婚车后排座位处,对伴娘进行搂抱、袭胸等行为,视频曝光后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当事人最终遭到调查处理。今年10月,天津西青区中北镇的一场婚礼上,一群所谓“亲友”共同使用干粉灭火器攻击新郎,最终导致新郎当场昏迷不省人事,经过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,事件最后由于双方谅解,没有闹上法庭,但从法理角度讲,那些高举灭火器袭击新郎的人明显已经涉嫌过失伤害,甚至故意伤害。这种情况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发生,足以为我们敲响警钟。这些恶性“闹婚”事件再次证明,某些陈规陋俗,绝非无伤大雅的小事,而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。因为“闹婚”陋俗受到伤害的人绝非偶然的个案,在这种情况下,移风易俗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,而应该被视作一件避免更多人受伤害的社会要务。移风易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要改变一项根深蒂固的陋俗,需要长期的坚持和巨大的努力。事实已经证明,在“闹婚”这个问题上,仅靠公愤或舆论,是远远不够的。这时,有必要拿出法律的武器,严惩那些在恶性“闹婚”事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人,以此树立起文明婚俗的权威和标杆。在以往的新闻之中,我们常常看到“受害者与闹婚者达成谅解”的陈述,参与婚礼的人之间,难免沾亲带故,出于人情的考虑,很少有人会拒绝谅解,而一旦双方达成所谓的“谅解”,闹婚者往往就不会受到追究。人情如此,无可厚非,但过多的“人情”,也纵容了那些借着婚礼,肆意作恶的“闹婚者”,给陋俗制造了生存的空间。我们应当注意到,在恶性“闹婚”事件中最常见的猥亵与伤害,都并非“不告不理”的亲告违法犯罪行为。法律的及时介入,会有效制止恶性“闹婚”事件,同其中涉嫌违法犯罪者的严惩不贷,也会对他人产生警戒。改变观念与法律惩处相结合,才能有效地改善陋俗。近日一则低俗婚闹的视频在网上热传。视频中,街头数名男子戴上口罩,手持灭火器站在路边,这架势,哪是来参加婚礼的!分明是要搞事情啊!其实,恶俗婚闹的新闻屡见不鲜,用灭火器喷新郎的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!去年一对小夫妻举行婚礼,众人为了凑热闹,拿起干粉灭火器对着新郎猛喷,随后新郎倒在地上无法说话……不仅闹新郎,还要闹伴郎!今年10月6日,广州黄埔一个婚礼现场,一个伴郎被被绑在灯柱上,而他的臀部位置则捆绑着一卷红色的“鞭炮”,后面还连着一串长长的鞭炮……事后证明这只是朋友的“恶搞”,绑在他臀部的“鞭炮”其实是用泡面盒DIY的道具,臀部的“血”也只是番茄酱。但村委方面仍表示会进行安全教育。消防部门也提醒,就算这次没有受伤,这样做也非常危险,不仅可能会被炸伤,也很容易将衣服引燃,导致火情。shareDesc:"2016年12月26日,是家住播州区后坝的青年夏某的大喜之日,与夏某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周某、刘某、朱某,一同前往帮夏某接亲。 途中,为增添喜庆气氛,周某3名好友,决定“整整新郎官”。于是,在前往迎接新娘",

0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
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©2018 版权所有